《電影》-我看到的《念念》

 

空中畫過兩道白痕,長長的,像棉絮般的,與湛藍色畫布似的天空,交織的落在傍晚6點鐘。我牽著9歲的兒子,想起昨天下午的那場電影,「媽媽,你看,這天空好漂亮,都6點了怎麼還沒天黑呢?」兒子仰著頭看我,童稚的對我說。「應該是夏天快來了,要晝長夜短囉!」兒子突然停下腳步,像是要對我說悄悄話似的,我刻意壓低了身子。「媽媽,獅子座最愛夏天了,因為你生我的時候就是夏天呀!」他得意洋洋的說著,倏地,我眼眶一陣紅,喉頭像鎖住似的乾渴,我知道那場電影的後座力來了,一種行進間,再平常也不過的,緩慢的日常中,它「咻」的一聲,把你拉進深深的洞裡,鑿著鑿著,像無底,但有多深,你得自己游上去-《念念》

 

 

 

 ((圖片出自甲上娛樂))

 

 

 

由張艾嘉執導的電影念念,其實我期待了一段時間,只是當它試映、首映時,我卻又提不起勁來了,不知怎麼的,會覺得,那應該只是個平淡的故事。只是,即便曾經這麼想,它卻像低語一般,淺淺的在心底發酵,直到收到弟弟Line中令我心疼文字的隔一天,彷彿有一種力量,讓我走進了電影院,買下了這場3:50上映的《念念》。

 

 

 

P1370374  

 

  

我不是電影影評人,也不懂專業運鏡或音樂搭配。但電影對我而言,是另一種檢視人生和自我情感依歸的釋放方式。那種看到一場好電影的滿足感,很難戒。當然所謂的「好電影」對我而言,不見得是XX影展中的大片,而是那種會引起共鳴和討論的呈現方式。(畢竟,我真的沒那麼專業)

 

 

影中的三個主角,在上一輩各自開展的人生中,同時種下了自己內心的傷痕。時間交錯、跳躍的安排下,更清楚的刻畫出他們在倉疤傷痕的反嗜下,渴望的是多麼深沉的愛,在那種自己無法選擇的年齡中,累積承受著,但隨著年齡增長,內心的小孩卻仍無助的停留在無法前進的黑暗裏,不斷交纏自己的人生,murmur murmur…著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(圖片出自Yahoo電影))

 

張孝全飾演的阿翔,算是提到對父親依戀的唯一角色。我以為特定這個角色,是在凸顯對於親情的渴望,對父親也是同樣。父親是小男孩在成長過程中最易仿效的對象,在總是渴望相處和受到父親肯定的歲月中,一旦錯過了,內心的不安和不確定性無法支撐自信。於是「拳擊」是唯一能與父親連線的方式,一方面想要證明,二方面留著無法言喻的懷念。

只有自己時,對於男人或許是簡單的,一旦發現得扛下某些責任或另一個人的人人生時,男人的健壯體魄頓時整體脫落,倒回到只有8歲的那個還可以牽著父親的手,仰望父親臉龐的年紀。成長中缺乏父親的陪伴,他在需要對自己負責的對話中,給了內心假設的力量,孰不論是真是假,但,這種努力,正一步一步的往前爬,也因為這股力量,他溫暖了另一個人的人生。

 

 

 

((圖片出自甲上娛樂官方粉絲頁-李心潔)) 

 

李心潔所飾演一個心靈自由奔放的女人對於未知世界的渴望,但在人生定位的時空中,母親,是他扮演的角色,這種責任和世俗的要求下,在對子女的愛和夢想的掙扎中,他為自己和孩子做了選擇。遑論對錯,至少在孩子們的心底深處,不斷懷念的是媽媽輕輕柔柔的聲音,閃過的也都是母親溫柔慈祥的畫面,對他們述說著有關大海的故事,即便其實母親就是那故事中的渴望實現自己和追尋夢想的美人魚,想帶領著小魚們往外闖,每天的故事對著孩子說,也是對自己的喃喃自語。但,在我看來,母親最終是帶著歉意的,人類的脆弱就在於無法預知,只能盡力。就像是她每晚所訴說的故事,其實真正童話故事結局:美人魚並沒有和王子在一起,他犧牲了所有,不顧反對的忠於自己做了選擇,最終像泡沫一樣的消失在大海裡…。

 

 

   ((圖片出自Yahoo電影))

 

 

柯宇綸飾演的哥哥(育男)角色,演得極好。敦厚中帶著深沉壓抑的傷痕,帶著誠摯的微笑和淺藏中落寞孤寂的眼神,總令人更加心疼。小童星也極為加分,電影中第一個讓我落淚的鏡頭,便是父親將母親和妹妹所有的東西燒掉後,夜半時分,尚未成年的孩子頂著風往爐中看,看到的已是化為灰燼的殘骸,彷彿自身和母親與妹妹的緣分,真的從此灰飛煙滅,消失無蹤,那種男孩子得面對世俗的堅強,卻掩飾不了內心的恐懼、不捨,還是個尚未被愛填滿的孩子,害怕悲傷的淚眶。也就是從這裡,我跟著這部電影,被瞬間抓進深深的洞裡,心不斷的往下拉扯,痛苦的裂出血痕…。

「你比較疼妹妹喔…」道出了他長久的思念和一直埋藏在心中的苦痛,身為哥哥應有的大肚,但同為孩子為何在你身邊的不是我的疑問?這經年累月再也找不到答案的苦,也讓他對於母親所嚮往的台北,起了青春期似的反抗作用。是一種只有把怨念丟在這裡,才能少一點傷心的療傷決定。

所幸這個敦厚的孩子,在夢境與對話或是上天猶憐的巧安排下,慢慢的打開了心中的結,在同為和妹妹記憶中母親常吟的詩句中「慈母手中線,遊子身上衣,臨行密密縫,意恐遲遲歸,誰言寸草心,報得三春暉」。他得到答案,一種溫度的釋懷,不到沸點。

 

 

  ((圖片出自Yahoo電影))

 

 

育男:「媽媽騙我們了!這世界上哪有美人魚?」,育美都囔著堅持信念:「有媽媽說有就是有」…

育美,梁洛施飾演。一開始的鏡頭中,全是她滿身刺蝟般的氣息,明明是個氣質美女,卻神經質的一觸及發。雖然是被哥哥羨慕著,讓母親帶在身邊的孩子,但命運的轉瞬改變,讓她還沒從母親的愛與選擇中得到釋懷和肯定的答案時,又落入了另一種不安。於是帶著怨氣與對人生問號的他,跌跌撞撞,好強卻對愛極度渴求和沒有安全感。有人說,當自己做了母親之後,才能在某些宿命的安排下,稍稍理解的並與自己和好。不過,在這部電影中,我卻覺得育美最後是找到並終於獲得了真正的「愛」,在這樣的關係下,得以愛人,得以自救。尤其當她最後褪去滿身的芒刺,也能用著輕輕柔柔的聲音,像當年母親一樣,將故事以母親自始自終為她引以為傲的,不惜與父親和命運拼搏的繪畫才華,傳承了一份理念。也因為這份理念的傳遞,將久違卻思念不已的這對兄妹,在學會體諒的時空中重逢。

 

 

   ((圖片出自甲上娛樂))

 

部電影將手足間的愛和依賴,對於母親的佔有與妒忌,渴望父親的肯定和關懷,回不去的時空,要不了的歲月,止不住的想念,每個環節都刻劃的相當深刻。即便是同為父母所生,但每個人都像競爭似的企圖得到最完整的愛,即便如此,手足間的親情和相互依賴,更像是傳承,生命完整的另一種扶持的力量。 

 

因為是平日,電影中的冷氣開得極強,但看完之後,我淚濕滿襟,總是怕冷的我,身體溫度卻意外適應。如果你也在人生階段中,有過遺憾,有過解不開的傷痛,有過怨念,有過不知所措的慍怒,有過即便思念卻再也找不到的答案。那麼,請進到《念念》的世界裡,在他美麗的海洋鏡頭中,詩般的音樂吟和下,平靜的度過一個或是能找到一個「面對」過往的方法。

 

 

PS.親愛的弟弟,成長的傷痛,像拼圖中少了一塊的遺憾,許多無法追究的是與非,讓愛在時間的漂流河裡,無法上訴。我們不是聖人,但生命教會我們「接納」,只有這樣,悔恨才沒有機會霸占我們的人生-我們一起加油!!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白日夢美貴婦 的頭像
白日夢美貴婦

法蘭西絲的幸福筆記

白日夢美貴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janeling6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