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是離第一胎時間太久,還是真如醫生所說,這第二胎的生產真的著實讓我感覺到"痛不欲生"

星期日的晚上正和老公商量過了預產期什麼時候要去安排催生,媽咪因為照顧我和女兒萱萱且又上了一整天的課程便累的早早睡了,老公看著王建民緊張著直盯著電視瞧,這時的我傻呼呼的跟著有一搭沒一搭的看著,順便盯著時鐘計算著彷彿陣痛感覺的時間...

老公注意到我時而翻身又時而痛苦的表情,緊張的問著:陣痛了嗎??是不是該去醫院了??我苦笑搖搖頭:應該不是吧!我真的不記得怎樣叫做陣痛了,而且這種痛目前我都還可以忍押.無奈的老公只好回頭繼續盯著王建民看,但似乎這場球建民兄也投得挺無奈的,呵呵.,..

白日夢美貴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